迷失、尋找與回歸 (INFP+4號)  

1. 迷失的我

「我是誰?」
「神,祢對我的異象是什麼?」
「祢要我為你做什麼?」


這三條問題自我信主以來,一直都在求問神,但我一直都沒有得到上帝的回覆。信主那年暑假,我參加了教會一個為期三個月全日制的門徒訓練課程後,生命大大被神更新及轉變,由迷失的我,在信仰中尋找到自己。當時靈命快速成長讓我深深感受到上帝的同在,認為只要我持續地讀經、靈修、服侍,我的靈命就會一直提升,達到大家認為的「屬靈」程度。可惜事願人違,在第二年我的靈命沒有再「快速成長」,反而是停滯不前、每況愈下,覺得與神的關係愈來愈疏遠。漸漸失去了目標及方向,開始對每個人的說話、反應變得敏感,會不斷在心裏尋找背後的含意,不斷否定與懷疑自己,覺得被上帝拋棄了,結果整個人變得情緒低落。自我否定的思緒像黑洞般將我整個人吞蝕,將我再次帶回到迷失當中,失去了自我。

在組長的鼓勵下,我接受了心靈醫治服事。讓我受傷害的情緒得到釋放,在聖靈的帶領下發現生命中扭曲的信念,藉著祈禱交託,我感受到生命被神醫治與更新,在神當中找回自己。接著因為這次的經歷,我決定報讀有關心靈醫治的課程,希望可以成為一位服侍者,將來在教會幫助弟兄姊妹經歷神。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對不少內容深感興趣,例如:原生家庭、情緒醫治等,我感覺到神在跟我說話,而且每次課堂都讓我更認識神與祂親近,我深信這就是神給我的異象。與此同時,我在宣教方面有很大經歷,想去服侍其他貧窮國家的人,讓他們信主,因此我在這兩個異象中不斷求問神,但神在兩方面都沒有開路。

看見身邊弟兄姊妹在信仰的靈程上,
為何他們都有從神而來的異象與領受,
只有我在迷失?

結果,我再一次在信仰路上迷失,接著我不斷的求問神我的異象是什麼,漸漸地又再陷入情緒的低谷中,不斷問神:我是誰?祢對我的異象是什麼?祢要我為祢做什麼?看見身邊弟兄姊妹在信仰的靈程上,為何他們都有從神而來的異象與領受,只有我在迷失?我總是感到自己好像缺乏與失去了某些東西,於是我不斷將這三個問題無限放大,最後進入抑鬱的世界。

2. 尋找「自己」

在「性格與靈命成長」課程中,學習 MBTI 及九型帶我開始認識上帝所創造的我,透過敍事方式知道上帝的劇本,將過去生命中的碎片重新與神連結。當我知道自己是一名INFP與 4 號型格後,發現生命每段的迷失,是讓我一步一步朝向上帝,與上主聯合。INFP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十分重視事情的重要性與價值,會檢視事情與內在價值觀的不一致性,並按事情的意義和價值來作決定,因此只要我找到認為「有價值」的事情時,我就會不顧一切、全力以赴去做。

重視理想與意義的我,在錯誤扭曲的
敍事中,不斷尋找錯誤的故事劇本,
導致我在信仰路上不斷迷失自我。

在初信主時,認為教會門徒訓練課程十分有「意義」,所以我當時可以不怕辛苦在課後再做兼職至晚上十一點,因為當時父母十分反對我去教會並想我做兼職賺錢,為了不讓他們知道,所以我在下課後做兼職賺錢,當時推動著我的是那份「意義」。曾經, 有人問過我心靈醫治課程對我將來事業上的發展並沒有太大幫助,為何要投放這麼多時間及金錢報讀?當時的我很單純認為這個課程對我信仰很有幫助,並沒有考慮其他因素,由此可見我十分重視事情的意義與價值。正因如此,重視理想與意義的我,在錯誤扭曲的敍事中,不斷尋找錯誤的故事劇本,導致我在信仰路上不斷迷失自我。

在中學時我九型測試結果是九號,之後有組長認為我是二號。經過這次「性格與靈命成長」課堂上的學習後,我發現自己是四號型格。原來九型人格與我們的罪性有關,四號的罪性是嫉妒,只看見別人所擁有的,但看不見自己擁有的許多福氣,並且渴望自己缺乏的東西。我發現自己經常會不知不覺間與身邊弟兄姊妹們比較,常常羨慕他們擁有的恩賜、才幹、外貌或者性格,會因為自己沒有這些而感到自卑,並會沉溺在憂傷、自憐的情緒中,所以當我尋找到異象時,內心仍然感到空虛不被滿足,因為我一直沉迷在得不到的那份幻想中,並不是渴慕真正從神而來的異象。 另外,4 號遇到壓力與困難時,會走向 2 號不健康的一面。在靈命低落的時,我為了得到身邊牧者、組長們的肯定、讚賞與注意力,而不斷去服待、參與教會活動及短宣,自以為這會得到上帝的愛與祝福,但原來這一切都是在我的幻想中,目的是填補內心的空虛。

此外,情感 (F) 型的我與 4 號型的結合,令我變得喜歡幻想與敏感。這個「傾向」讓我不斷去關注內心的情緒,只要「感覺」正確,那就是我的目標及異象。在「NF」的傾向下,我會喜歡透過情感與領悟去經歷上帝,因此在心靈醫治中讓我很快與神相交;而且我著重感性多於理性出發,所以比起閱讀聖經,閱讀盧雲大師的書籍,更讓我可以經歷神與學習神的話語。因渴望與別不同,驅使我尋求「小眾」的異象,例如:心靈醫治、宣教,全因這些服侍在教會內很少人參與,當我去追求這兩者時,會讓我覺得自己與別不同。當別人不了解我所做的事情時,我會認為他們「膚淺」、「屬世」,不像我這樣「屬靈」願意為神傾盡一切;但當事情發展與我想像不一樣時,我會開始不斷自我否定,變得自卑,強迫自己走向絕對理想化的自我形象。在上述的惡性循環下,平時那些看似健康、有效的靈命成長,會令我感到自如;但遇到很大壓力時,這種偏向一邊的靈性生活讓我崩潰, 沉溺在沮喪的情緒中,為一生追求不到的事而鑽牛角尖。

3. 回歸上帝

INFP和四號人格的我,其實十分討厭自己,因為這兩種人格在社會上都標籤為次等,加上容易情緒多變,對自我認識不足及自我否定的情況下,不明白神為何有這樣的創造。堂上學習到藉著上帝的話去更新我的故事劇本,當我再邀請上帝進入故事中,祂讓我看自己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在過去我十分討厭這兩個人格,但當我藉著敍述重寫人生故事時,開始慢慢地接納、欣賞擁有這兩個人格的自己,特別是每當情緒來到時,我開始懂得去讓情緒釋放,接納「情緒化」的自己,正如神看我是好的一樣!過往敏感的我,會很容易因對方的一句說話或者眼神而感到被否定,但在一次小組開會中,我發現自己不再因為一個弟兄的發言感到受傷或出現情緒反應,反而我對他提出的建議表示感謝,那時我知道我開始找回「自己」。

唯有回歸到上帝的引導下,
讓上帝的話更新我的故事劇本,
才可活出上帝所創造的我。

在教會中,普遍主動外向的弟兄姊妹會較為受歡迎及被欣賞,過去為了可以成為像他們一樣出色的人,我要求自己要變得像他們一樣,結果每次聚會完結後,我都會感到「筋疲力盡」,會因為自己未能表現如「理想」一樣,而感到自責、討厭自己。在這個不斷否定自己及抑壓情緒的情況下,自以為這是神所喜悅,但當認識到我是內向 (I) 型時,明白自己需要透過反省內在世界而獲得能量,因此讓我明白為何每次小組完結後會感到「筋疲力盡」,因為我用了很多能量對外與弟兄姊妹們建立社交關係,需要透過獨處、安靜自己去取得能量。當我重新認識自己後,學習刻意安排獨處安靜的時間,讓我可以持久地對外,同時滿足到我的需要,從而達到那個「理想中的自己」,不再用自我否定去責怪自己,而是回歸到神當中看自己,肯定自己的價值與身份。

幾年前我在靈修筆記上面寫到:「MBTI 是神所賜的禮物,它可以讓我增加對自己的認識;但不要忘記自己擁有去探索性格以外的自由。」性格工具讓我可以認識自己的恩賜,發現自己的軟弱,讓我不再迷失。但在生命中有很多扭曲的理想成為我生命的主,唯有回歸到上帝的引導下,讓上帝的話更新我的故事劇本, 才可活出上帝所創造的我。



分享給別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