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星空的女孩——INFP與四號

1. 引言

在寫這份反思文章之前,我思前想後,處處尋問我的內心,滿是苦惱和糾結,因為有很多感受和思緒,卻久久不能組織和下筆,也生怕自己寫得不好。說實話,是接受不到自己寫得不好,這就是INFP和4w3的常態吧。性格是「我」的組成,有時候卻成為了我們的牽絆,而MBTI和九型人格則給予我們一個新的眼界,來描述我們自己,更接近真正的自己——那潛意識的自己。在尋問的過程中,更新了對自己的認識,原來也更新了對上帝的認識。

2. :探索內在情緒與靈性的世界

MBTI將人分成十六型人格,筆者是,即內向、直覺、感性、認知型。內向型(Introvert)的人關注內心世界,比較重視深度,對於與人互動太多會有壓力。直覺型(iNtuition)的人重視可能性,思維較跳躍,傾向於用理論來解釋過去或未來。感性型(Feeling)的人以情感作決定,重視個人的價值、感受,比較能夠設身處地代入他人的處境。而認知型(Perceiving)的人比較彈性、靈活,能夠隨機應變,會想盡量收集更多資訊後才作決定。

所以,作為一個INFP,內向的我不喜歡很多人的社交場合,因為我討厭總是說些表面、玩樂的東西,我不想停留於膚淺的交流,我只想和人交流內心的感受和想法。我需要很多的空間,去消化內心的情感和感受,即使有時在人群中,我也會突然陷入我的情感世界。

剎那間,只要牽動了我的情緒,我就很容易陷進去。

我很執著於一些對我很重要的價值觀,渴望在我內心中塑造一個理想的世界。我很怕被規矩所限制,因為我總是想跳出框框。

在MBTI的理論中,每一種人格都有四種心理功能,按著強弱所排序,INFP最強的核心主導功能是Fi、輔助功能是Ne、第三功能是S、劣勢功能則是Te。由於Fi所致,我是一個多愁善感、情感細膩、感情用事的人,敏銳於自己的情感,而且擁有強烈的同理心,也很重視關係,渴望認識別人的內心世界,也願意與人同行。我的輔助功能Ne讓我常常想去發掘可能性、帶來改變。別人常常跟我說,我可以想到他們想不到的東西;或者覺得我說的話能夠啟迪到他們,帶給他們新的眼光或想法。

Fi讓我常常追尋「意義」和「價值」,我渴望在各種事情中找到箇中的意義。我覺得自己內心總是被靈性的東西所吸引,常常想要花時間去反思自己內心的情感。當談及和上帝的關係,我很喜歡寫日記,寫下自己一些隨心的想法和感受。我常常透過寫字,探索自己的內心,到底是什麼帶給我這些感受?透過梳理自己的感受和思緒,然後我會讀聖經,和天父對話,問祂在告訴我什麼,問祂有什麼想我去學習和成長。我也會透過意識省察,來回顧自己的一天,敏銳上帝的同在和恩典。對我來說,另外一種能經歷上帝的方式就是去冒險,在新的方式和環境,從未知中認識自己的情感世界、認識上帝對我的心意。

Ne擅長在敬拜祈禱中加上想像力,特別是在默想加上象徵、加上符號,這種輔助功能能幫助我以創新的方式進入神聖的領域。記得有一次,一位屬靈導引導師鼓勵我在退修之中尋找一份天父送給我的禮物。

天父送了我一朵黃色雛菊,天父提醒我,在祂手中,我是如此脆弱又漂亮,祂總是保護我、看我為寶貝,輕放著我。

自此之外,我每一次看到黃色雛菊,我都會想起這段和天父的經歷,成為了我和天父之間的小秘密,也成為了我和天父關係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象徵。

在信仰的歷程中,我的弱勢功能Te也一直影響著我。我重視與神關係的親密感,渴望在安靜中聆聽和經歷祂。可是,我卻難以建立一套個人的神學體繫,難以使用我的外傾思考。我或會因為一些情感原因而去涉獵一些思考領域,但閱謮大量沉悶的書籍,對我來說是困難的,我的邏輯也不夠強,難以將這些資料整合,得出一個嚴謹的思考進路。在讀神學的過程中,我覺得也漸漸要面對自己的弱點,包括淹沒在海量的書本、參考資料中,功課也要求我要有更仔細和周密的思考。過程是痛苦的,但卻慢慢處理以往信仰中不夠成熟的位置,好預備我未來能夠更好地將真理教導人。

3. 四號的恐懼與成長

3.1 害怕平凡的自己

九型人格中,每個人格的核心罪性都與基督教的罪觀相呼應。人的黑暗塑造成虛假的自我,而我們都需要救贖。唯有人真正面對我們的虛假,脫去那敬虔而美麗的外表,才能在恩典中遇見基督。成長之途有很多的阻礙,包括我們的家庭、人際關係、社會等等,但「更根深蒂固的障礙,其實是來自內心:自相矛盾、自圓其說、自我掙扎、自己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1]

當筆者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的確,在成長中我都會害怕被拒絕、被遺棄、害怕達不到標準。這恐懼為我帶來強烈的焦慮。四號的核心罪性是「嫉妒」,我們覺得世界對我們不公平,其他人都擁有著自己沒有的東西。我的內心常常是這樣想的:「我害怕如果我太平庸,別人發現後就會離開我。」所以,四號有一種投射作用,因為四號害怕變得平凡、不起眼,這個「平庸」的想法就投射到他人身上。這種投射作用的結果是令四號會看不起其他人,同時亦抱怨他人不能理解自己優秀、特別的地方,常常落入孤芳自賞的心態。害怕自己平庸,又覺得別人理解不到自己的美麗,四號總是非常矛盾。無論如何,「平庸」對我來說是大敵。我記得在大專時參加一個教會的營會,有一個弟兄說他常常「看不見」我,覺得我存在感很低。

我記得我真的很不忿,在心裡暗暗發誓,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讓他「看見」我,要叫他大跌眼鏡。

作為四號,要承認自己平庸是困難的。再加上我是4w3,比起一般的四號更重視成就,更重視其他人的眼光。然而,有一首流行曲《凡星》的歌詞卻給了我新的眼光:「曾經想過活著到底為甚麼,平凡人那麼多,多了我這麼一個;然而是說再見沒有勇氣,或是我暗裡卻拼命相信:誰都可發光,只要找對地方;誰人都可發光,若我熱情依然未降;成敗與否看我是怎麼看,從來沒標準答案;不要活埋在世俗眼光,重拾自信讓我做我的主角。」

在世上,或許每個人都是平凡的,無一個人能倖免。但同時,每個人都是凡星,都有發光的地方,只要找到熱情和呼召的所在,都能夠為人帶來祝福。最終所得到的,未必是世人所理解的「成功」,但卻是天父所肯定的「成功」。

3.2 活在悲劇中的自己

作為四號,我總是有一種強烈的自憐感,常常幻想自己是悲劇的女主角。我相信幸福並不會降臨到我的身上,我總是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可是,我卻很少反思,我在汲汲追求的東西,其實不是最好的東西。因為我總是想要追求那些得不到的東西。

《靈魂急轉彎》(Soul)劇照

記得我在看一齣電影《靈魂急轉彎》時,最深刻的是當中一個故事:「有一條小魚游到一條大魚旁邊,問他:『我在尋找海洋,你知道在哪裡嗎?』大魚回答:『海洋?你現在就在海洋裡啊。』小魚說:『我現在是在水裡,不是在海裡。』」

我想,我就像那條小魚汲汲營營地想得到美好,但卻找錯了方向。

當我不斷地追求我幻想出來的完美的人、完美的理想,只叫我疲倦不已,因為我得到之後,又會發現當中的瑕疵,結果我又跑去追求別的,活在無盡的循環之中。唯有保持距離,那才會是完美的,但那個完美,卻是虛假的。我總是有一個扭曲的想法:「我擁有的不夠,而且我擁有的都是不珍貴、平庸的。」然而,這卻是一個徹底的錯誤,因為我所擁有的很多,而且是非常寶貴!正如雅各書1:17所寫:「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裏降下來的。」這些一切都是神的恩典,是屬天的祝福,我早已活在美好的豐盛之中了。

四號的多愁善感也是我們的標誌。我常常感受到自己、別人與世界的苦難。的確,在成長的過程中,的確經歷了有大有小的苦難,那是痛徹心扉的。而每一日,讀上香港、世界的新聞,這也是一個徹頭徹尾充滿罪惡和傷痛的世界。

我常常強烈地感受到他者的傷感,而且懷抱著不放。

這是一個很大的恩賜,能夠感覺別人的感受;但若用得不當,那卻是會淹沒我的海嘯。當情緒來襲時,我就好像跌落海裡,在負面世界之中不斷沉下去,越來越深,不能自拔。

坦白說,我討厭學習「感恩」、成為「喜樂」,我以前總是覺得那是虛假的快樂,那是離地、沒有同理心的表現。的確,這令我不會妄顧現實的苦難。但後來,我體會基督邀請我認識何為真正的「喜樂」,喜樂是看見世界看不見的恩典,喜樂是基督的另一面,祂不是憂愁的,祂因著拯救到我們的生命而喜樂,祂因為愛我們而喜樂⋯⋯祂邀請我慢慢地學習在每日的生活中感恩,看見上帝每天的恩典和祝福。而且我發現,我需要一些屬靈群體的支持。當我陷入忘我的情緒世界之中,我需要有人將我拉出來。至少有兩年時間,我都有和屬靈姊妹同住的經歷,包括現在神學院的住宿日子。我很感恩,她們是我情緒的穩定劑,當她們發現我的異樣時,就會走來慰問我,聆聽我,安慰我,拉我走出那個深淵之中。她們告訴我,我不需要沉醉在我的負面世界中,因為在現實之中有她們與我同行,她們讓我發現真實世界的美好,在群體之中體會無條件的愛。

4MBTI與九型人格的補足與衝突(INFP與4w3)

INFP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我們擁有著崇高的理想,所以我們的內心常常充滿掙扎:到底應該要接受現況,還是要追求和堅持我們的理想?而INFP加上四號,我更是一個非常徹底的理想主義者,特別在基督教的群體之中。我的內心有一個理想的教會、有一個理想的牧者形象,當他們稍稍出錯,或不如我所期望,我就會非常失望和憤怒,再加上本來反規矩、反建制的傾向,我總是對領袖不滿,認為這些規矩是腐敗的。然而,在我慢慢發展我的第三心理功能開始,我開始平衡起來,開始接受前人的努力和付出,開始接受群體需要一些規則和框框,而這些框框有時也是好的。不過,我仍然要留意自己對自己或周圍的人過高的期望。

最困擾的是,INFP本來因著理想主義,對自己已經有一定的期望,再加上4w3渴望成功的心,我常常給予自己很大壓力,總是審視自己的缺失,然後催迫自己要快速成長。成為基督徒以後,我很少讓自己停下來,我總是思考自己該如何進步,也難以接受自己陷入屬靈低谷之中。這份壓力叫我常常無法放鬆,又常常強迫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卻會令自己成長的事。的確這會讓我持續不斷地成長,但最後也可能過份急進,或者承受不住。 INFP的內向、內傾情感,再加上四號,令我的情緒更加豐富且複雜。而且,這令我常常沉醉於我的內在世界,不想投入於世界之中。然而,因為我是4w3,我比較重視世界的想法,渴望達到一定程度的成就,所以我並不容許自己會脫節,時常會留意身邊的人、或者社會世界的走向。這令我會選擇更多與社會價值觀的看齊。所以,我通常不會顯得很「孤僻」,這也幫助我投入於群體之中。不過,這也成為我內心的張力,當我躲起來一段時間之後,我就會想別人會如何看我,覺得自己應該投入世界、投入群體,甚至引起羞恥感,掙扎不斷。

5總結

作為一個INFP和四號,彷彿就像一個女孩,偏不走平常的路,卻要追逐那觸不及的星空,引來滿身傷痕。

人的本相或許就是這樣,經歷或多或少的苦難之後,最終卻發現有一大部分的苦難是自己是親手造成,全源於那些扭曲了的罪性。透過MBTI及九型人格這些工具,我用新的眼光去剖析自己,用不再一樣的敘事來觀看自己。重新看見自己,只是第一步,卻是決定性的一步,接著是學習擁抱那些不光彩的內心,容讓光照進來。從這些罪中,再一次聽見神的呼喚,在那些執悟中降服於主。


[1] 霍玉蓮著:《愛在點滴親和間:九型人格親密關係啟示》(香港:突破出版社,2011),頁242。

分享給別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