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結的完美主義者:INFJ+1號

引言

我是帶著期盼又一點懷疑的心情來修讀這科。“期盼”的是我渴望透過認識自己的性格來幫助靈命成長;“懷疑”是因爲人的性格是複雜多面的,性格的理論是不是真的能幫助靈命成長?

在這次的學習,我肯定自己是INFJ+1號。我想起曾側聞下屬形容我「爲人有點cool, 做事能幹,要求很高,你是無論如何都達不到她的標準,但她心地善良,正直,high integrity」,這些形容有否INFJ+1號的影子?

生命的掙扎

我表面上一切都不錯,事業算是有成,經濟良好,人緣尚可,身體健康,外表正常,唯一遺憾的是沒有結婚,不過,在今天的女性來説,也不為怪。我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和事奉,教牧和弟兄姐妹對我的評價都是正面的。

在一般人眼中,我是一個成功的人,但是我認爲自己一事無成,平靜的外表下,經常有緊張焦慮的情緒。

我也有跟相熟的教牧和弟兄姐妹坦誠分享内心的掙扎,他們曾叫我回想在成長路上有沒有什麽創傷。我搜索枯腸,當然可以找到不盡善之處,特別我的原生家庭並不認識主,但天下那有完美的家庭?我的家庭已是很不錯的了!我認爲是我自己不切實際的成功渴求,帶給自己挫敗感。因爲我的問題是深層的,所以在今次的學習,我對九型人格的領受較多,下面的討論,也會多些關於九型人格帶給我的反思。

分辨類型到認識自己

MBTI

我是第一次接觸MBTI,起初做了幾次測試,得出的結果有INFJ,ENFJ,ESFJ,ESTJ。我仔細看八個傾向的區別和慢慢對MBTI多點了解後,確定自己是INFJ。我想爲什麽在測試中會得出不同的結果,是因爲我的Extravert vs Introvert, Sensing vs Intuition, Thinking vs Feeling, 分數都很接近,只有Judging是比較明顯。

我認爲自己是内向的人,但明白到E和I的定義,跟一般「外向」和「内向」的定義不盡相同,我看到自己「外向」的一面,因我喜歡與人接觸,願意與人建立關係,但自省是我的主要動力來源,所以我是I。另方面,我感恩自己在E和I有均衡的發展。

至於Sensing vs Intuition,我這個實際的人爲什麽是N呢?我想是人生的經驗把我磨練成脚踏實地吧,但骨子裏我是一個直覺的人,怪不得我很多時有天馬行空的幻想,明白了我天生的直覺傾向,我對自己喜歡幻想和容易分心,少了一分自責。

説到Thinking vs Feeling,我絕對是一個理性思維的人,但這無損我是一個注重自己和別人感受的人。在做決定時,除了作理性的分析外,人的因素是我很重要的考慮,所以我很清晰自己是F,但感恩自己同樣强於理性思考。

雖然我在所有測試的結果都是J,但心底裏我好像更欣賞P,因爲覺得J死板,太多框框,不過有點規劃確是使我安心一點,而且我的J/P比例也大概是六四之分,不是太一面倒吧!我反而要提醒自己,做事有條理是好,但不要過猶不及,需要有心理準備,事情未必會按自己計劃發生。

九型人格

記得十多年前第一次做九型人格分析,發覺自己是1號的完美主義者,我實在震驚,因爲一向以來,我都覺得完美主義的人使人受不了 (廣東話「好難頂」較爲傳神),怎麽我會是這樣的人?但細想之下,其實就是因爲1號追求完美,但知道人不可能完美,所以反而討厭追求完美的人!其後我再做九型人格的測試,有時是1,有時是3,主觀上較接受3號 -渴求成就。

今次的學習,使我肯定自己是1號。在九種類型的 key beliefs 的描述裏,1號最像我。記得有次跟另一學科的學習小組分享一些經歷,一位同學不經意的説:「你真是很理性,因爲你不斷在問自己做得對還是錯」。又一次,導師留意到我説了很多次是否正確理解神的心意,反映我很看重「正確」。這些點點滴滴,都在印證我是很典型的1號。此外,從1號跟3號的異同中,1號是對自己批判,要求自己是正確的;而3號追求的不是正確,是成功,也不會常常自己批判自己,真是一語道破我跟3號的不同。

每一性格類型的背後,都有一種root sin,因爲我容易有恐懼,我是不是6號?事實上,1號和6號相似之處都包括容易焦慮,但是6號的key beliefs不吻合我。我明白到我是害怕自己達不到標準,行事爲人不正確,因此易生焦慮,正正是1號的性格。1號的root sin是憤怒,但我不是一個容易動怒的人,怎麽我的root sin會是憤怒?在學習中,我明白到1號的憤怒是壓抑的,因此並不出奇我表面上不是一個易怒的人。

想深一層,我確實有潛藏的憤怒,而我最憤怒的人是我自己,因爲我達不到自己的理想,所以有一種挫敗和失落感。我對自己設下的標準是方方面面的,包括品德、成就、才幹、外貌、際遇、家庭等等。記得看過一些靈修材料,說有時我們替自己定下一個過高的標準,其實神也沒有這樣要求我們,這都會給我一些提醒,但我那種失落感,仍是揮之不去。

今次九型人格的學習,使我醒悟原來是我背後的root sin在影響我,我更發現,我對自己的憤怒背後,其實是對神的憤怒,爲什麽神不給我想得到的,甚至給我我不想要的!

成長方向

MBTI

INFJ「長幼有序」的功能,順序是Ni, Fe, T, Se。我相信我的tertiary 功能 – T-是發展得不錯,但我的inferior功能,即是Se,的確是我少用的功能。記得有人提醒過我可以多用五官感受神的同在,我覺得有點難,現在明白因爲這不是我的自然傾向,但這是我要努力的方向,不單在日常生活裏,還可以在讀經靈修時,多運用五官去感受神的同在,想像自己處身經文中場景時的五官感覺,我相信對我的整全發展,必會有幫助。

在全面兼顧的靈性生活方面的提醒 (slide 42 of Lesson 5),有16點提示,我認爲有些我已能做到 (例如用理性邏輯分析處境),而我特別需要留意的是:對人對物發展更濶的興趣、避免做完美主義者、找些時間不作預先計劃、在不重要生活中故意混亂無組織、嘗試享受隨緣,不用擔憂。這些的提醒恰恰跟我九型人格中的1號息息相關。

九型人格

我確定自己是1號,卻沒有像從前的抗拒,因我明白到每一個類型都有它的優點和缺點,沒有哪一種特別優勝 ,而且每一個類型都可以有健康,普通和不健康的層次。正確認識自己的類型後,有助我們向健康的方向走,警醒不要走敗壞的方向。1號成長方向是要變得較即發和快樂,就像健康的7號一樣;慎防敗壞的方向,變得喜怒無常,就像不健康的4號一樣。我相信自己沒有走近敗壞的方向,因爲我不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我的自我評估,覺得像是在健康的level 3。

1號的三個成長階段,第一階段的“以促進快樂和放鬆為己任”,正是健康7號的特性。至於第二階段,我已意識到憤怒、壓抑和怨恨是自己慾望未能得到滿足的信號。我也要留意那「轉移的攻擊」(transferred aggression),關於這方面,投射與投射性認同(Projections and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給我很適切的提醒。我理解到爲什麽心底裏對某些人如此不滿,一方面是1號的潛藏憤怒,另方面是他們是我的投射,這個警覺幫助我舒緩對他們的不滿,並學習以神的眼光愛他們。至於第三階段,“内裏生命的轉化及更新”,不能單靠我的意志,必須要靠神的恩典。

MBTI+九型人格

雖然MBTI的16種類型跟Enneagram的9型沒有必然的關係,不過,我的INFJ跟1號,倒也很多吻合,這意味我表面的處事作風跟深層的氣質沒有造成張力。INFJ的特點是有很強的價值觀,重視理想和誠信,這跟1號的核心信念完全一致。在成長方向方面,我覺得MBTI多發展inferior function的提醒和九型的逆流操練有異曲同工之處。INFJ的inferior function 是Se;《人格素描與靈命進程》一書也提醒“第一型的神聖愈合之路,是從感官出發“。INFJ應該“嘗試享受隨緣,不用擔憂”跟1號的逆流操練中的“去玩”,和Rohr文章建議“1號要學習偶然忘卻責任,去享受生命“,都是如出一轍,令我肯定這是我要努力的方向。

一直以來,我都很努力增進自己的才德成就,但達不到自設的標準,所以很失落和挫敗。因爲我要保持一個好的形象,所以盡量笑面迎人,但心底裏我卻是不快樂的。聼說拿破侖在他風光的時候,曾說他一生從未快樂過,給我深刻的印象。理性上我明白快樂跟環境成就無關,信主的人可以靠主常常喜樂,但這只是停留在頭腦的知識。

在信仰路上,我認爲自己是一個理性相信的人,還未把信仰由頭腦進入内心,少了一份跟神的甜蜜。我誤以爲是我的理性阻礙了我對神的感性認知,現在我明白到是與我的1號性格有關,我達不到我的標準,對自己憤怒,背後對神憤怒,因神沒有幫我活出理想的我!我需要向神認罪悔改,更需要聖靈的光照,使我的認罪悔改不是停留在理性上。

可能就是因爲我努力改善我自己,所以表面上我是一個不錯的人。看MBTI的resource kit,我認爲自己在團隊或是領導能力等方面都已經做得不錯。我的問題不是與人的相處,而是對自己的不滿。課程其中一項reading說NF的人只能在確信他們是裏外一致才能感覺滿足和快樂。我就是因爲知道自己内心的焦慮跟我外表的溫柔淡定不相符,感覺鬱結難解。今次學習幫助我看到問題的根源,也提供了成長的方向和盼望。

我曾跟相熟的弟兄姐妹說,我最希望自己能活得自在從容,他們好像不太明白我在說什麽。當我在今次學習中,看到1號的成長方向,正正是“以促進快樂和放鬆為己任”,使我感覺有自知之明。課程提供的不同reading都指出,聖靈所結的果子,往往是九型root sin的反面。霍玉蓮說:「這是一個極其奧妙的現象,每一種型格最健康與陷落到不健康的地步時,剛剛是兩個完全相反的人格。」《人格素描與靈命進程》一書說:「一型的聖靈果子是出人意外的平安。」Rohr說「1號的聖靈果子是cheerful tranquillity」,原來我一向以來夢寐以求的輕省,自在從容,不是遙不可及的,卻是我所屬性格類型可以結出的聖靈果子,這真是給我很大的盼望。

總結-生命的重整

既是聖靈結出的果子,就不是單靠我自己的努力可以達到的,需要倚靠神的恩典去更新我。我固然可以多學習運用我的五官在生活和靈修上,但心態上學習放鬆,真不是能憑意志力可以做到的。霍玉蓮說得好:「人,愈追求、愈緊張、愈恐懼、愈自我捆綁。」「人要正視自己的幽暗面、或者自己排斥的一面,以友善的態度去認識、接納自己。人必須與自己的「陰影」相認,做朋友;然後,將正、反兩面觀摩提携,再提升、整合,才能達致健康完整的「本我」,邁向整全的綜合體。」同樣,Formation, Spiritual (Dictionary of Christian Spirituality) 一文指出:生命的更新是神的提煉結合人的努力。

我也引用陸傳道在第五課分享的總結,MBTI 所展開的視野,牧養神學反思:

  • 認定上帝創造的多樣式
  • 認清自身的限制或盲點
  • 勇敢地成長與突破•謙卑地承認不能

最後一點「謙卑地承認不能」非常重要。

總的來説,這個課程提醒我怎樣在認識自己性格後,祈求神的恩典重整生命的碎片,以神所創造獨特的我,突破性格的桎梏,發揮其優點,邁向整全的發展,與神一起來譜寫我的生命故事,走在成長的路上。我接受1號的我,可以是既不斷追求向上,又可以常抱感恩的心,活得輕鬆愉快。Rohr一文説:「任何在成長中的尚未完美,但是在路程中。完美的神有耐性,給予我們時間去成長。」

我渴求自己可以達到1號的level 1 :「非常聰明和敏銳。藉著接受「現實」,變得既實事求是,又超凡(transcendentally realistic),知道在每時刻應采取的最佳行動」,這是我的盼望和目標。


分享給別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