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尋出路,來了A貨彌賽亞

前幾天,與幾位相識廿五載的大學同學聚舊。聽到一位提到,十個基督徒家庭,有九個都在計劃移民。聽到後,心裡忐忑。念昔日耶城,看今日香港,敘事寫我心,神話塑身份。


當你受到不公義,不尊重的對待,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實在是人性。讓我們看看猶太人在安提阿古時代所受到的傷害。【溫馨提示】:兒童不宜觀看。

另有兄弟七人,與母親同時被捕,被王強迫吃可憎的豬肉,並用鞭子和牛筋施刑。 他們其中一個作代言人,這樣說:「你為甚麼要審問我們?你從我們要學習甚麼呢?因為我們準備受死,不願違背祖宗的律法。」
於是王就大怒,命人取了一些盤子和大鍋來燒熱。及至燒熱的時候,他吩咐人將那發言人的舌頭割下來,再剝下頭皮 ,砍下四肢來,讓其餘的兄弟和母親看着。 之後又下令,將四肢殘缺但仍然呼吸的他拉到火去,在盤子裏烤。當蒸氣從盤子往上騰時,兄弟和母親都互相激勵,準備壯烈犧牲,這樣說: 「主上帝鑒察這事,確實地激勵我們,正如 摩西 藉着詩歌,在這歌要斥責的人面前說;『主必激勵自己的僕人。 』」 長子就這樣死去。他們把第二個帶來戲弄,揪着他的頭髮剝皮………(次經馬加比二書7:1-7)

以色列 遭受如此大災難,是自從沒有先知顯現的日子以來,未曾遭遇過的。(次經 馬加比一書 9:27)

[猶大.馬加比的父親瑪他提亞] 就說:「孩子們!如今你們要為律法熱心,為我們列祖的盟約捨棄你們的性命…當記念列祖在他們世代所行的,這樣你們就大得尊榮和永存的名。亞伯拉罕豈不是因考驗而仍有信心,那才算為他的義嗎?約瑟因在患難之際謹守誡命,而成了埃及的主人。我們的祖宗非尼哈因大發熱心,而得了永為祭司的盟約。約書亞因實踐所吩咐的,而在以色列中成了士師。迦勒因在會眾中作見證,而得了土地為產業。大衛因他的慈悲,而承受了王位,直到萬世。以利亞因律法大發熱心,而被接上天去。哈拿尼亞、亞撒利亞和米沙利因着信,而從火中得了拯救。但以理因他的正直,而脫離了獅子的口。」(次經馬加比一書 2:50-60)

作為一個武裝起義的政權運動,哈斯摩尼王朝(馬加比家族)的武力興起,可以說是被安提阿古 “迫出來”的。若不是有這樣的暴政,又怎會有這樣的武力起義呢?經過十多廿年的抗爭,馬加比幾位兄弟終於帶領以色列人擊退敵軍,光復耶路撒冷。聖殿的祭祀被恢復,律法被尊崇,安息日及割禮等亦重新被認定為以色列人的身份記號。耶路撒冷的舊貌得以重見。修殿節 (Hanukkah [ חנוכה]),又叫光明節) 就是在這背景下誕生。以色列人因著對馬加比家族的感激 (次經馬加比一書14:27-45),亦欣然接受他的管治,尊崇他們成為新時代的王族。

很可惜,哈斯摩尼政權的「蜜月期」很快就過去。為什麼會這樣呢呢?他們這般賣命,在眾人都準備變節的時候,挽回錫安,止息上帝的憤怒 (次經馬加比一書 2:54; 出 32:26-29; 民 25:10-11),重建上帝地上國度,他們的政權理應可得人民的認可。為什麼呢?難道是因為他們不恰當地使用武力,讓仇恨上腦 (例如去敵人婚禮大開殺戒「助慶」,次經馬加比一書 9:37-42 ),使他們也變成了暴徒呢?在舊約武力成義的傳統下,這種想法又似乎有點摩登與時代錯配 (anachronistic)。

更有可能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他們不單成為以色列的政權領袖,還兼任大祭司的職份。自所羅門王的時代起,大祭司的職分一向由撒督家族擔任。馬加比家雖然亦屬祭司身份,卻沒有「升職」成為大祭司的資格。當初,或許人民還不自知而甘願活在被政權美化的故事裡 (dwell in a narrative of utopia),甚至以為上主應許的彌賽亞普世國度已經臨到 (馬加比一書14:8-15; 撒迦利亞書8:4,12; 以西結書34:27; 彌迦書4.4)。

然而,一班熟悉先知傳統的知識份子,很快就察覺這班自稱為人民帶來光明的人,實在是另一班的 “弄權” 與 “濫權” 的機會主義者。他們的故事,原來已大幅偏離上主頒佈的命令,是一個充滿雜質的政治運動。他們的故事,亦只是一個蒙蔽人心的假象 (a narrative of ideology)。不值他們跟隨。這班知識分子,就是法利賽人(Φαρισαῖος)。800個法利賽人,就在公元前88年,因著不同的政見,活生生地被當時的哈斯摩利祭司王 亞歷山大·雅納斯 (Alexander Jannaeus) 釘死十架。

事實上,參考另一天啟抗爭文獻《但以理書》,馬加比的武力起義,亦似乎跟上主的救恩計劃有出入 (但11:34)。這種《但以理書》及《馬加比一.二書》在視野上的差別,更可見於使徒保羅的神學敘事框架及舊約引用 (例:腓 2:15)。有機會有講。

社會變得分化,敘事天天角力。短暫的自決,到頭來又是另一個困局。羅馬帝國來了。大希律來了。人性依舊。何處有出路?

一直等著祂…等那位真的能帶領以色列人打敗眾仇敵,復興以色列國的彌賽亞。

來了…耶穌。
難道又是 A貨?
下回再講。
(圖片來自網絡)

分享給別人

大家好,我是葉應霖。英文名是 Scott。希望您藉著呢個網更深認識神,別人及自己。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3 Comments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eungst
cheungst
September 25, 2020 2:39 am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 Jesus gave up the earthly power n choose the cross.

只 是 我 先 前 以 為 與 我 有 益 的 , 我 現 在 因 基 督 都 當 作 有 損 的 。 8不 但 如 此 , 我 也 將 萬 事 當 作 有 損 的 , 因 我 以 認 識 我 主 基 督 耶 穌 為 至 寶 。 我 為 他 已 經 丟 棄 萬 事 , 看 作 糞 土 , 為 要 得 著 基 督 ;Paul gave up the path to fame, riches, political power to Sanhedrin.

Bless you prison, bless you for being in my life. For there, lying upon the rotting prison straw, I came to realize that the object of life is not prosperity as we are made to believe, but the maturity of the human soul.
Aleksandr I. Solzhenitsyn

Paul, while writting his epistle to Philippian in prison, d probably concur with the future Solzhenitsyn
&
i wonder if it s all about impotentiality

cheung st
cheung st
Reply to  Scott Yip
November 29, 2020 4:14 pm

Thanks a million for your reply! I am sorry for my late reply. Orz orz
“First, impotentiality or weakness is in fact a potentiality, namely as the potential not to affirm or be integrated into the order of the world. Second, weakness, as potentiality, truly deactivates this order. It is exactly for this reason that God chooses the weak things and the things that are not (τα μη οντα). The weak and the things that are worth nothing cannot actualize their potential in the order of the world; thus they are exemplary of a weakness that, in light of the καταργειν (the suspension or deactivation of the existing order), turns out to be a potentiality, namely the potential not to affirm this order.” Abraham Jacob Greenstine, Contemporary Encounters with Ancient Metaphysics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7), 299.
while for Solzhenitsyn, he is called 索忍尼辛 in the old days , of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5%8E%86%E5%B1%B1%E5%A4%A7%C2%B7%E4%BC%8A%E8%90%A8%E8%80%B6%E7%BB%B4%E5%A5%87%C2%B7%E7%B4%A2%E5%B0%94%E4%BB%81%E5%B0%BC%E7%90%B4 Che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