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層保護衣下的ESFJ + 6 號仔

引言

我是首次接觸 MBTI 和九型人格,起初以為自己是 ENFJ,又誤會自己的九型是 2 號,直到課程尾段,才認識到自己是屬於「ESFJ+6」,終於知道自己是什麼類型時,那一刻真的感到很開心。由於 ESFJ 的核心主導功能是 Fe,因而會關注周圍的人的感受和需要,喜歡面對面交流以及和他人一起商量事情;而 Si 的輔助功能幫助我能記住重要的事情和細節 1,追求實用和真實,比較 「相信傳統和經驗」;加上具有 6 號人格的深層恐懼:對人和事缺乏安全感,渴求安全和穩定,驅使我凡事先考慮最壞的可能,傾向用很多周詳的應急方案事先預演和規劃。因此,我給人一般的感覺是做事有計劃,並能持之以恆,但在極端情況下不容易變通,對於改變及新環境常會表現出不安。

新冠疫情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遭逢改變的時間,有人移民,有人失業,有人甚至失去生命,我也不得不轉變…….因為我在前線抗疫部門工作,首當其衝負責最短時間識別、研判及追蹤傳染病源頭,攔截及切斷傳播鏈,有人比喻我們是足球賽的一道防線:像個嚴守龍門的守門員一旦有傳染病發生時即要求能迅速攔截每一波的疫情。疫情期間我們的團隊除了日以繼夜做個案調查,也常需近距離接觸大量風險人群及病人。因為必須穿全套防護裝備 (PPE) 保護自己,每次脫下穿了八、九個小時的防水不透氣保護衣,全身都會濕透,我身形本來蠻有份量,幾年下來,已經由 80 公斤降至 60 公斤,除了體重改變,心態上亦很大轉變,現在回望,才知苦難原來是化妝的祝福。

我往往被最差的低落功能 Ti 所主導,腦子
一片空白,覺得沒辦法應付,變得很慌亂。

起初的時間真的好混亂,沒有人認識新冠肺炎是什麼病,只能按著以往的經驗去做調查,每遇突發情況,我往往被最差的低落功能 Ti 所主導,腦子一片空白,覺得沒辦法應付,變得很慌亂。經常半夜遇到突發事件,曾試過身邊無人支援也缺乏指引,必須現場制定臨場應變的方案,盡所能協調各單位控制混亂場面,對於不擅長隨機應變的我,也只能硬著頭皮面對恐慌鼓譟的市民。由於突然被看不到樣子的陌生人告知要被強制隔離,被迫與家人分離,市民難免恐慌,遇到語言不通的外籍人士,溝通更加無力,前線人員不時會成為「出氣袋」。雖然我和同事總能完成任務,但始終是人,每次有疫情我都會寢食難安,經過了三年的磨難,才逐漸能以較為平常的心去面對。以前我總是會為大量的「待完成事務」而緊張,現已能按著應有的步驟一件一件完成。心態上,也比較能接受環境情況可能片刻就改變,為了能長期應戰,必須學習照顧好自己,再忙也得吃得好,休息和鍛煉,更重要是學習順其自然的屬靈功課,經歷從主而來出人意外的平安。

曾有人說過,苦難帶給人最大的福氣,是使人生出尋求主的渴望,我覺得的確是如此:由於與人長期「保持距離」,對於喜歡面對面交流的我,這是很難受的狀態,每天都處於溝通和疏離的無力感,又怕自己在工作時受到感染,爸媽的家也不敢回,回到自己的家,開心無人傾訴,痛苦無人分擔,使我内心常存一種孤苦無依的失落狀况,自覺裡面有一份尋覓與主面對面交流的衝動,希望傾聽上帝的聲音 2。這樣我才明白為什麼有人說:生活中我們在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心在承受著什麼。正是內心深處的孤單,令我踏上進修神學的路,也為我帶來成長的契機。

我祈求主讓我可以認識神,亦認識祂眼中
的我,可與祂面對面,好像照鏡子一般。

進入神學院的時候,我曾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2節的經文作禱告:我祈求主讓我可以認識神,亦認識祂眼中的我,可與祂面對面,好像照鏡子一般。後來,神真的聽了我的祈禱,與我面對面交流,上網課時,面對老師,就好像是神在教導我,或者祂透過其他同學的提醒,對我生命的成長很有幫助,我很珍惜可以有這樣學習的機會。

因為是祢,我才能做最真實的自己

Fe 高的人本質是傾向關心人的需要,敏感群體的和諧,願意為群體付出,但缺點是會過於照顧別人而忽略了自己。其實多年來,我常有因不敏感自己內心需要而耗盡的掙扎。初入神學院,我也沒想太多,只想裝備更好去服侍教會。但遇到鄭牧師,她提醒我,人生最難做,卻又是最需要和最重要的,就是先認識和了解自我,因為這是個人身心健康和成長的基礎。所以有些人經過小病,調整過生活,整個人生變得健康。她指出我要為自己設立界線,適度說不,因為事奉神不是為了討好別人,不是為責任,更不是為滿足別人的期望。神呼召人尋索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並且神要人有健康的自我然後才去事奉祂……牧師的話仿佛為我打開了一扇新的窗。

或許神正在生活各樣艱難中,教導我對祂
信任和不要懼怕,引領我進入祂的劇本。

新冠疫情雖然帶我進入了心靈的黑夜,在人看來,隔離與孤獨是負面的,但在這個心靈的曠野,卻是我與主相遇的地方正如亞伯拉罕獨自一人的時候,神呼召他,他離開本地時不知自己要去那裡,因他信神(參:以賽亞書51章2節),每當我獨自一人時,我感到祂正引導我去尋找生命中最重要的召命,一個將我從人群、別人的期望中分別出來的召命,進入另一個我未知的領域。正如葉應霖博士說:「與基督聯合是一個旅程,我們需要知道這個旅程的劇本,與基督聯合其實要求緊的是,我要不斷在人生裡繼續成長」。我想要成長,就需要進入窘境、恐懼、焦慮的陰暗面,在那裡乞求神的幫助。我發現由於害怕失去安全感我容易取替神的劇本,或許神正在生活各樣艱難中,教導我對祂信任和不要懼怕,引領我進入祂的劇本。

等他自己情願

雖然 ESFJ 的我一向予人表現和藹可親及帶給人支持,但再溫順的人都有控制慾,特別是對我很重要的事,想每一個細節都要控制,拿捏不好,就容易變成操控,因為我會擔心沒有控制,會出現不好的結果,再加上成長過程中的經驗引證,也加強了凡事希望如我所願、以免出錯的想法。

不幸的是,有時我會因而變得一廂情願,例如會出現推動其他人做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的改變,或者別人根本一開始就沒興趣改變的情況。就如我日常會把崇拜的講道筆錄轉發給我的小組,幫助她們重溫和記憶神的話,曾經有位姊妹對此表示感到壓力,提示我需要考慮那些人需要,那些人不需要,並且小心留意自己的熱心可能會打擾人或是不必要。於是我開始只偶爾把總結整成圖文包轉發,效果好多了,後來,那位姊妹有時會主動問我拿完整的筆記。我開始明白等人自發開口問你,比一直去推動來得有效,當我學會注意到與我在一起的那些人的風格,試圖配合他們的需要 3,耐心等待人成長,同時學會溝通想法時,神可以更使用我。

曾變身反恐六號,自此增強衝突管理

SJ 型的人不太能拒絕承擔責任,常常工作過度,加上我注重關係,為了和諧常不敢立定界線,也害怕衝突。我初入職的時候,就總覺得如果我不做,誰來做?由於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與不負責任的人一起共事會非常辛苦。我和很多中層一樣,夾在中間,被上司催促達標之餘,也會遇到個別同事不合作。

早幾年有一位男同事,為人聰明靈活,可惜做事「無尾飛堶」,馬虎拖延,喜歡向領導打小報告,為了推卸工作會發脾氣、說自己很大壓力,或會找上司抱怨我對他頤指氣使,上司怕他麻煩,跟我說他是有能力的人,不要把太瑣碎的事分工給他,還由著他經常請各樣事假。起初當他恃著雄性的聲線、體型,激動地威嚇我時,我心裡害怕,雖然表面不動聲色,其實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胃痛,感到很委屈,也會生悶氣。我不想一直為他執手尾,為了交差,還要委屈其他人跟進他的工作,所以我也曾想過辭職,但由於他經常發脾氣,後來我漸漸看出他只是虛張聲勢。合作了幾年,有次他又想故技重施,我在他弄哭了另一位女同事之後,嚴肅而堅定地告訴他,我不會再收回分給他的工作,發脾氣也沒有用,我們可以一起去找上司討論,內部關係不善有可能會影響雙方評核和晉升,讓他知道勞煩別人做他的本分是有代價的。從此他不敢再向我發脾氣,想發洩時就自己衝進廁所裡,上司也知道我的底線,沒有再偏幫他。

那次經歷讓我明白不能為了和諧而一味逃避衝突,不是默默忍受,而是應該主動讓領導明白整件事情的經過,也反思自己應該在平日就清楚說明各樣規則和分工,還有在每次他想推卸工作的時候,能馬上識破他各種各樣的藉口。沒想到長期和他鬥智鬥力,卻因此得到好處,增強了我管理衝突的能力,我也欣喜地看見他在責任心上的確有進步。

要學會平衡順其自然的彈性

我和我教會的小組組長都是 ESFJ 型格,喜歡實事求事,評估風險,最怕事情沒有安排好。在一次組織教會往香港某島旅行,我們二人關注目標是如何帶領 120 人,有老有少,至少3輪巴士的車隊。因此,我們建議籌委要考慮聘請旅行社的導遊及領隊,協助打點一切,控制上下車和登記入住退房時間。因為百多人加上有長者,每次上下車去洗手間也需時,這樣行程容易出現拖延誤差。

因為一直以來,盡量為別人減少我可預見的風險,就是我表達愛的方式。

但有籌委認為有自己人做組長已經足夠,我們解釋事前我們二人已經參加過視察體驗團 (Si 的人對陌生環境都喜歡先進行實地體驗,透過不斷收集可靠的資訊來確定對環境的了解),當時只是和十多位朋友去,也要三催四請才能勉強按流程活動。如果沒有專業領隊,更考慮到如果組長們在照顧上感壓力,如何有時間和心力去認識新人?

一個 120 人的旅行團,有老有嫩加上有特殊人士,我提出如果由自己人做帶領,為安全起見,建議不要帶特殊人士,畢竟香港那時的情況不穩定。結果,被人指這樣是不夠愛心,忽略了他們的需要,當時我是有少許感到受傷害的,因為一直以來,盡量為別人減少我可預見的風險,就是我表達愛的方式。

我很感激當時我的組長一直支持我,按我的性格被人批評,我會自我懷疑而退縮,但她堅持不懈地向籌委陳明利弊,她指出特殊人士對密集人群、喧鬧環境的不適應,我們沒有足夠專門或者有經驗的人員看護等,她教導我不要因為怕衝突而放棄溝通。後來,因為遇到香港的光復運動,交通受阻,我們同心祈禱後,一致決定改回內地,最終亦決定請旅行團帶隊,很多參加者都很開心,看見人得到神的恩典,可以經歷神,就是服事最大的喜樂。

我明白在現今的世代,很多衝擊不會提前預示,必須容許在計劃以外有不可預料的事情發生4 亦體會到在與人合作時,ESFJ 的 J 做判斷時受 Fe 的價值觀影響,傾向認為跟從個人對情境的評鑒是決策的最佳方法,但我需要學習包容那些投入熱情而未確認步驟的人,對可能起因於細節的推理,也要持開放態度,5 不讓成見、經驗去限制聖靈工作。聖靈是繼續工作,不過是照祂的意思,不是照我們的意思;所以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神帶領我們學習合一,就是要放下自己的情緒意見,被人得罪也好,得罪人的也罷,只要我們一起行在神的旨意當中就可以了。對我來說,學習順其自然,是有點抽象,像沒有效率又解決不了問題,但我同意那時候不是學習efficiency的時候,而是學習一個屬靈功課:作為一個信仰群體,我們怎樣帶領,怎樣被帶領,成就的是神的旨意,不是我們的計劃,基督才是教會的元首。

不讓性格變成我生命的全部和偶像,才能
突破軟弱,活出真我,歸向基督。

性格不是生命的全部,人是可以成長和突破

6號有很多恐懼,看見危機處處,聖靈卻時常引領我進入各種窘境、恐懼、焦慮中去經歷:


「歷史雖重演,結局可改寫」。


例如,習慣了應對一次又一次的疫情,反而愈來愈減輕我對未知和突發的焦慮和恐懼,加上甩掉了體重使整個人更精神,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因禍得福。對 Si 的人來說,真實就是發生過,要代入就是重演相似的事件,真實的讓我看到在不同時空下,面對同樣的恐懼,我已經成長,不會再犯相同錯誤,從而不斷增加對自己的信心。由此我也能漸漸鼓勵其他經常怕會碰壁或做錯事的人:「面對昔日的恐懼,並不代表那危機將於當前出現」。

當我乞求主在自己很受限的人生弱點幫助我時,往往就在這最脆弱的時刻,我經歷神。在這個性格與靈命成長課程中最大的得著,是給予我轉變的信心和盼望。因為性格不是生命的全部,人是可以成長和突破的,不讓性格變成我生命的全部和偶像,才能突破軟弱,活出真我,歸向基督。性格分析是認識自己的第一站,幫助我邁向如何詮釋建構自己的生命故事,最終可以見證神如何以祂豐盛的恩典、慈愛和信實使我成長。

Footnotes:

  1. Hirsh, Sandra Krebs, and Jane A. G. Kise. Soultypes : Matching Your Personality And Spiritual Path, Augsburg Books, 2006.
  2. 邁向靈性親密路徑, 251
  3. 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 Step IITM表格 Q 解釋性報告.
  4. Prayer and Temperament.
  5. Hirsh, Soultypes.
分享給別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