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人生路上種種事件是各人指紋的一部分,得以用來識別每個獨一無二的人。MBTI 和九型人格則是其中兩個因素影響著人如何面對事情。性格與靈命的課程引導我去思考這兩套性格系統如何主導我某層次的人格,並且洞悉自己的長處、弱點和被扭曲的一面,被聖靈引導更新生命,進一步與基督聯合。

MBTI 和九型人格的探索之旅

經過幾番尋索,我的 MBTI 是 :一個內向、傾向會先觀察事物和有邏輯系統地作出反應的人。在判斷自己類型的過程時其實相當困難,我總是覺得自己的主要功能不是 ISTJ 的 Introverted Sensing (Si)-異常記得過往經歷的一點一滴,而且我現在首要的人生觀亦非要走熟悉的路。

受自己的科研背景影響,我被訓練成以理論說話,日常生活上亦習慣了思考事情背後的原理,讓自己能掌握一套萬用標準以應付不同將可能發生的情境,所以在 Sensing (S) 和 iNtuition (N) 之間思索了一會。同樣地,近幾年來的靈命成長、輔導過程、社會事情和疫情讓我學習以人的角度思考,很想學效基督的憐憫,所以 Thinking (T) 和 Feeling (F) 的分數在性格測試中相當接近。 Judging (J) 和 Perceving (P) 之間亦令我相當困擾,我經常有猶豫不決的現象,需要搜集很多意見和資料才能作出決定,而且會拖延到最後一刻才下決定,處事時亦常常容許保留彈性。我只有 I 是比較能肯定的 。當得知 Introverted (I)/Extroverted (E)、S/N、T/F、J/P 這八個傾向背後各自還有五個Subscales,1 我就擔心自己的情況是特殊情況(因為某些Subscale的傾側導致影響了整體傾向的結果)。

透過觀察自己的功能鏡(Function lens),我排除了自己是 NF 的可能性,因為我知道自己最欠缺的是創意。至於 NT,我會思考有關富有挑戰性的問題,必要時候會作出辯論,但亦了解自己不是「就手」的傾向。SF 的取向我理解為是在與基督聯合過程下,生命更新的得著。通過排除法,餘下的就是 ST,也符合我是一個實際、現實和喜歡使用已證明有效的方法;因此,我有可能是 ISTJ / ISTP。某一天在海濱散步後,我回想經歷,我是很自然會先使用 S 的功能,喜愛觀察四周環境而不是先思考當中的意義。自覺亦是一個對外在環境很敏感、對周遭事物很敏銳的人,這讓我質疑自己是個 ISTP(主要功能是Extraverted Sensing, Se),而不是 ISTJ,在此我保持“open file”。

之後在課上進行九型人格的分辨測試,我可能是 五、或 一 、 或六號,我又再一次陷入懷疑當中。從行為上判斷的話,我很像一號會正確和盡力做好每件事,避免受指責,亦很期待別人都會做好自己的本分,但細察自己內心其實對是與非沒有一號這麼強硬。最費勁分辨的是五號和六號,兩者的Key Beliefs都近乎全中。小時候父親經常無理責罵,受環境限制,他習慣的思考模式以金錢優先,而且基於他學歷不高,我從小就相信知識影響命運,所以我會用心讀書,但不至於像三號般高能量地想獲取成功。以理論包圍自己和遠離別人讓自己安全不受威脅是我一直以來的心聲。記得堂上有提及:五號一般傾向抽離自己的感受、對周遭人群的反應,通常會較延遲;六號對周遭人群的可見反應會較快,態度也較強烈,有時是帶著恐懼,有時是積極行動,為求避開危機。透過這些特徵去分辨五號和六號,我認為自己更符合六號的特徵(或許是6w5?)。我能捕捉「眉頭眼額」和機警地避開危機,對人的情感抽離其實也只限於不太認識的人,但經過很長時間的觀察和相處,還是喜歡與別人建立關係。一旦建立信任後,我便會對人和群體表現忠誠。

一個「大佬」對我來說比起知識理論
來得重要

反恐六號和惶恐六號能夠在同一人身上出現,2 回想起來這可能在我的小學階段已經出現。父親在我生命中的一個威嚇,我需要時刻警醒,避免因犯錯而遭受喝罵,然而母親的工時很長,很晚才回家,在家的大部分時間就像跟父親在困獸鬥一樣,但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內心極缺乏安全,渴求一個避難所。終於有次我承受不了喝罵的恐懼,鼓起了無比勇氣,內心小孩需要瞬間變大來跟一個成年人拼博、對罵,還以有限知識,天真地想盡辦法脫離父子關係。天父的創造很奇妙,祂在我身上啟動了情感的凍結機制,保護這位小孩不至被巨大的恐懼炸至粉身碎骨、超越第九層所描述的不健康狀態,甚至還能慢慢健康過來。一個「大佬」對我來說比起知識理論來得重要,從小我就喜歡跟較年長、有閱歷的人相處,原來我在尋找一份安全感,覺得他們較可靠,而且能保護和帶領我。其實我不太信任自己的思考,即使思考過後亦需要向外尋找權威,為自己思考加添一份肯定,也忠於權威的帶領;但同時會對權威人物抱有高期望,對他們言行不一會感到很失望,嚴重的話會加入“hater”行列。3 我一直形容自己愛走「窄路」,好像要逼自己在絕處蓬生,縱使外在環境是平靜,理應可舒適渡過,我仍不能夠放下戒心,總覺得有暗湧隨時突襲。我一直尋找的是堅固的磐石,也許這是我於初中接觸基督教時,很快就決志的原因。回想起來,除了神犧牲的愛,祂的信實、可靠、應許在當時更吸引著我。

返回MBTI,九型人格讓我對自己類型有多份清晰,看似是 P 的彈性在我身上不是一個傾向,而是背後的恐懼讓自己不敢下判斷,造成猶豫不決的現象。我是傾向做事前先定立計劃的人,但因著內心懼怕不同突發事情的發生和自己不能完成計劃內容,才不敢把計劃表落實。當撇開恐懼時,其實我擅長的是有框架、按部就班、果斷地做事,不抗拒習慣和重覆的行為。我其實是一個依賴經驗和輕易記住事情和細節的人,或許過往吃不消的成長片段使我習慣把記憶埋藏,減輕痛楚,但對一些愉快和悠閒的記憶片段如旅行經歷、日常跟朋友輕鬆說笑的日子,我仍能輕易回憶起來。我逐漸開始能分開兩層模型,MBTI所強調的處事風格和九型人格所著重的防衛範圍,而且確定了自己是 Introverted Sensing (Si) > Extraverted Thinking (Te) 的ISTJ,而不是 Introverted Thinking (Ti) > Extraverted Sensing (Se) 的ISTP。

我相信任何MBTI和九型的配搭都不可能是一面倒的合拍或滿佈張力。當 ISTJ 遇上六號仔時,其實 ISTJ 的經驗主導透過事實和經驗可以減輕和安慰六號的恐懼,踏實的計劃和思考亦有助六號一步一步面對恐懼和減低依賴權威的需求。

在求學階段,ISTJ 就幫助自己有系統的溫習和整理資料,以使自己感覺安全和不用慌張地尋找老師的協助,而六號的性格亦讓我專心安定留在這份安全中,不被打擾。這個協同可使我處事格外謹慎,但太過著迷時又可能會變得保守和把事情簡單複雜化。假設我的六號在一般健康狀態,而我即將要前往不熟悉的目的地,相信大家都會出發前尋找路線,但當中的不確定性可引致我輕微焦慮,我會搜尋很多相關資訊以及相關的相關資訊,如天氣資訊、幾條行車路線或各種可選搭的交通工具及其組合以應付不同想像出來的情況如壞車或塞車、又會透過Google Map的實境街圖按照不同路線先走一遍,觀察有否潛在危機如死巷、暢通度、環境衛生等,這些計劃和計劃的計劃讓自己有個充分掌握。這就是我在壓力下放大了 Si,騎劫了 Te 的狀態,而六號的恐懼同時抑制了發揮 ISTJ 的特質。

在祂裡面有絕對足夠的安全網讓我跌碰

在軟弱中看到天父的恩典

當遇上具影響力或陌生的事件時,六號的恐懼淹沒了 ISTJ 的天賦,促成了持續拖延的狀態。在準備這份反思報告的過程就重遇這個情況,在二月底、三月頭時我已計劃開始撰寫報告(最後提交期限是在四月中),打算先重溫筆記和閱讀材料就落筆撰文,但我對自己的MBTI很猶疑,覺得網上測試不夠「權威」,需要一位具認可資歷的分析員才令我安心,可惜找不著機會。及後再加上對九型人格的懷疑,很擔心自己會錯判型號,以致遲遲未能落筆,跌入不斷看書和重溫資料的循環,今天的我不斷打倒昨日的我,浮現很多似不同 MBTI 類型或九型的“Special cases”,情況就像有很多分支遮蓋了我尋找主軸的視線。感恩過程中經歷著神的保守,使我的狀態不至非常焦慮,亦憑著對神這個靈磐石的信念,即使最終發現 ISTJ / 六號不是我的真正類型,祂也必不撇下我,重要的是我仍能在主裡探索,讓祂帶領孩子成長,在祂裡面有絕對足夠的安全網讓我跌碰。4

隨著恐懼退減,我開始能把資料有系統地整合,開始著筆。ISTJ 跟六號的結合在嚴重「跳制」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導致災難性結果,沒有意識地運用低落功能 Extraverted iNtuition (Ne)──負面地想像事情的無限可能性,加上六號極不健康的歇斯底里狀態可能會對自己或別人造成不能逆轉的傷害。感謝恩主,我未曾經歷這情況,而且現在對自己性格多了一份認識,找到了自己的壓力錶,知道自己遇上壓力時會放大那些特徵,期望日後能及早預防「跳制」的發生。

雖然在初中決志,但當時在我身上的信仰種子發芽不良,未能定根。感恩主還一直呼喚我,終於在十多年後、當研究生的期間回轉。 一直以來我總找不著長遠的人生方向,只會依附著教育制度和老師的指導成長,漂浮在舒適圈中,作個中規中距的學生,順利升學。在大學階段我很早被一位教授揀選當研究助手,並跟隨著他至完成大學畢業論文。畢業那年,其實我並沒有方向畢業後要做甚麼,但根據經驗,這教授團隊中的研究生都是按同一途徑升讀(在本科生時期開始在這團隊幫忙),所以我半安心地想我應該都是這樣了。雖然升讀研究學位的過程有些小風波,但最後都能成功入讀,心底想又多四年安全時間了。踏入第二年中,我感到突來的恐懼,整個課程需要完成三個題目,但只餘下一年半的時間,我還未完成任何一個題目。我憂慮可能最終會無法畢業,就算畢業了,我也會加入失業大軍…等這些負面想像,並且開始懷疑人生意義。在差不多課程的最後一年,也是很傍偟的一年,因為要面臨寫論文的壓力、無法畢業的可能、失業軍的招募等,我的不安和迷失感達到頂峰。神就安排我在那時重遇見祂,我毫無懸念地飛奔到祂的翅膀下,讓恩主拖帶,經歷祂的拯救,讓我提升了在六號的健康層次和邁向健康的九號的狀態。5 恩主讓我有力量面對自己的罪性,亦只有在造物主面前,認清祂的形像才能尋回自己的本相。6

祂在每一個人身上的時間表總是美好的,
祂會計劃為各人安排合適的時間發展
不同功能。

祂又藉著一本書《童年情感忽視》讓我意識到我右腦情感的發展遲緩,為我準備了輔導員,現在我知道祂正要鍛鍊我 ISTJ 的第三功能。神讓我看見六號會經歷的自我孤立,對人缺乏信任的問題。祂逐漸安排我到不同岡位上事奉,與人接觸,在教會裡(一個以基督為首,在愛裡沒有懼怕的地方)學習增強對人的信任。祂在每一個人身上的時間表總是美好的,祂會計劃為各人安排合適的時間發展不同功能。7 除了經歷神的信實、大能、公義,這些學習讓我體會多了祂恩慈的一面,祂的愛不只是停在頭腦,還能進入心中。

每人都有自己的盲點和罪性,使自己偏離主的形象。坊間有不同正視自己盲點的方法,但都靠著自己力量,既費力又徒然,因為這些方法背後都違忘了地上一切都是受造的。正如上述所說,面對罪性需要從神而來的勇氣和力量,過程雖然痛苦,但這痛苦背後卻蘊藏著神對人的愛和拯救,讓人類有意識的跟主復和,避免永遠的墮落。8

誠然,成聖之路不是一步登天,還需要經歷時間的考驗,接納自己和別人的軟弱亦不單是一個口號,還需要行動配合。盼望因著加深對自己的瞭解,更能善用低落功能 Ne,如多專注大藍圖和為想像的最壞作好準備。9 此外,在祈禱中使用第三和低落功能亦可帶來一些最寶貴的信仰體驗,因為新的實踐層面會能讓人以不同的方式體驗上帝和內在的現實。10 就我的情況而言,可以嘗試在依納爵的神操中加入運用創造力和想像力,在有意和無意之間、物質和精神之間,上帝和受造物之間、自然和恩典之間建立平衡;同時亦需要培養習慣記錄任何突然出現的、吸引自己的洞察力和夢境,11 否則它們便會被遺忘在日常生活大量的感官形象中。除了記錄啟示外,記錄神在我身上的作為還能助我增添對神的信心,期望能夠經歷像阿伯蘭到阿伯拉罕般因著對神充滿信心的蛻變。

與神建立一份親密關係能讓我聆聽和辨別神的聲音,順服祂的掌權,亦提醒我不要被性格系統或任何世上的意識形態定型。就是我不能只側重 ISTJ 所擅長的活動,當遇上需要使用 F 或 N 的活動或服事時卻逃避。只要事情是合神心意的,就避免以自己傾向優先,倒要抱著“For the greater glory of God”的心態。在祂裡沒有難成的事,聖靈亦叫人得著能力,而且神會使用人不擅長的技能,摩西便是一個好例子;《性格類型的成長操練指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方向操練不擅長的技能。

結語

九型人格的主要貢獻是讓人找到偏離主的偶像,MBTI 的則是讓人抓緊神所賜的天賦。人性展示了一種超越人性的精神根源,而九型人格和 MBTI 在人的超越過程中各有協助,前者揭示人被扭曲的形象,後者讓人發現軟弱點,12 隨著自我意識提升,生命亦得著更新。在更新的過程中,更重要的是在基督裡,就如神學家巴特所說基督就是原人(real man),只有在祂跟前,罪人才能看到人最真實、原有的形象;在祂裡面,才有能力面對和藉著真正心意的更新而改變過來,使人可以活出神的旨意──甚麼是美好、蒙祂喜悅和完美的。


不要模仿這現世時代,卻要藉著心意的更新而改變過來,使你們可以分辨出甚麼是神的旨意,即甚麼是美好、蒙他喜悅和完美的。


羅馬書十二2 (環譯本)

Footnotes:

  1. Applying the MBTI to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Development – Using the MBTI Step II with Leaders and Managers, P.388–393.
  2. Richard Rohr. Enneagram, P.15.
  3. 人格素描質靈命進程,P.49。
  4. 人格素描質靈命進程,P.50。
  5. 從聖經看如何認識和提升自己,P.213。
  6. 邁向靈性親密的路徑,P.251。
  7. Prayer and Temperament – Shadow and Inferior Function in Prayer, P.95.
  8. 邁向靈性親密的路徑,P.254。
  9. Soultypes – Matching Your Personality and Spiritual Path, P.86-87.
  10. Prayer and Temperament – Shadow and Inferior Function in Prayer, P.96.
  11. Prayer and Temperament – Shadow and Inferior Function in Prayer, P.98.
  12. The Myers-Briggs, Enneagram, and Spirituality, P.59.
分享給別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