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低能」問題,但讓我傻傻一問:                 

請問大家祈禱的時候,會否常用「屬靈爭戰」的方式去禱告呢?會否將自己的心靈世界,看為一場上帝與魔鬼不斷角力的爭奪戰?祈求上帝大能的釋放?                                       

還是你不習慣這樣禱告?可能…因為習慣一種在主前認罪禱告的模式,或覺得這類禱告是靈恩派的作為?或基督已經得勝,所以不需這樣禱告?


很多年前,當我還在一間福音機構事奉的時候,我就時不時參與一些爭戰式的禱告。或許受著韓國宣教士的影響,我們禱告時都傾向大聲宣告,並且一路搖動著身體。信賴著機構的傳統及訓練,我也在禱告中有學習,然而禱告的「功能」,都是為以事工為焦點。這種「爭戰式風格」,與我中學信主後就參與的教會,非常不同。教會的相對較溫文。基於牧者視教會如學校的理念,禱告內容都更多建基神話語,投入的激情卻較少。認罪較深入,內省亦較多。然而,機構及教會的傳統都不約而同地都告訴我,要與靈恩派保持距離。那些 Victory over Darkness, Bondage Breaker 的書,既寶貴,又危險。為保持我屬福音派的「純正」,我亦沒有多研究下去。一知半解。

估不到的是,神後來竟然帶領我去神學院教書(話時話,想當年,真係好鄙視「哲學」,估唔到今天,我成為了 Ricoeur 的 fans)。就在今季,我在神學院教授「保羅神學的『母體』:天啟末世論」。一邊我在教,一邊我反思,發現近年不少研究保羅神學的學者,都提出必須更多關注「第二聖殿」裡,兩個發展中的「天啟傳統」(apocalyptic traditions),才能更正確去理解使徒保羅的信息。特別的是,我發現這兩個神學傳統,不單會影響我們怎樣理解保羅,還會對我們禱告操練的「風格」,帶來極大的影響。這兩個傳統,就是「宇宙式天啟」(cosmological apocalypse),及 「末世式天啟」(Eschatological Apocalypses)。

看看 FB 個投票結果後再講。

分享給別人

大家好,我是葉應霖。英文名是 Scott。希望您藉著呢個網更深認識神,別人及自己。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