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J + 1 號仔的自白:「惹人討厭的性格」

Close-up portrait of angry man. In B/W

作者:Victor


「你覺得上帝把你造得太有情感是錯嗎?」 
「我不敢說上帝是錯的。」
「你其實在生氣,你心裡面在投訴上帝不應該把你造得太有情感。」
「我⋯⋯不敢生上帝氣。」

進入輔導室之前,我意識到有件事情讓我感到很憤怒,但我內心又有很強烈的矛盾,不斷否定自己的情緒。我大概認為自己不應該生氣,生氣是錯的。在輔導的傾談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的成長原來一直在「期望」和「失望」兩個極端遊走。我會形容自己情感太豐富,對很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充滿著期望和忠誠,可惜這些關係最終帶給我失望和挫敗。我對事物都很有理想,也有一定的要求,我試過不斷努力追求,但很多時都是徒勞無功。很多很多的不滿足,令我活得不快樂。歸根究底,害我在期望與失望中不斷徘迴的始作俑者,是我 –– 我裡面太有情感。若不是我太有情感,對很多人和事滿有期望,就不至於失望吧?不得不承認,我這個人頗討厭。

這種「頗討厭」的自我理解,其實亦是源我自己的成長過程。小學的時候,由於成績差,我常常感到很自卑。因此,當老師有一次稱讚我有責任感後,自此我就極為著緊這一方面的表現,對老師變得唯命是從。後來,我甚至擔任風紀,負責於小息時,在操場捉拿亂跑犯規的同學。可惜,這種自豪的日子,在中學後就一去不返。由於所讀的學校排名比較後,學校的紀律也不算好,大部分同學都不把校規放在眼內。記得開學不久,我望見同學犯規就上前勸喻他,反而被他罵我不識時務。這時候,我開始疑惑,原來這樣的自己不太討同學喜歡,所以我開始刻意隱藏這種乖巧和聽話的形像,嘗試學壞,甚至跟他們加入了三合會。不過,我始於擺脫不了內心的掙扎,心底裡認為這是錯的事,所以在神奇妙的帶領下,我最後離開了三合會,並且開始了教會生活。

無奈的是,即使建立了幾年的團契生活,我跟團友的相處始終不算投契。團友雖然欣賞我熟讀聖經,「靈性」不錯,但他們大都覺得我為人太認真、嚴肅和傳統。在他們眼中,我帶給了他們一種無形的壓力,感覺猶如跟導師和牧者一起,令他們很不自在。在教會事奉時,他們也常常要承受我的批評;他們設計的活動和遊戲,我總是挑剔錯漏、在灰色地帶爭執、嚷著不公平。就是這樣,我漸漸意識到,我在教會裡面大概就是一個諸多意見,毫不體諒別人難處和付出的人。這樣的我,引來導師和牧者的關注,他們觀察到我總是針對著團友的軟弱指責,認為我不夠憐憫,更提醒我要「律己嚴,待人寬」。還記得有一次,因為我教訓完一位犯罪的團友,導師之後反過來叫我要用溫柔的心勸誡他,而不是教訓他。然而,我雖然意識到自己的性格,的確有惹人討厭的一面;但我同時又充滿疑惑:是我說錯了嗎?

我雖然意識到自己的性格,的確有惹人討厭的一面;但我同時又充滿疑惑:是我說錯了嗎?

我又記得,有些我認為是對的事,牧者卻認為是錯。其中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是跟牧者討論旅遊巴應否準時開車。當天牧者報告時,已經清楚說明九時正會開車,也清楚說明逾時不候。可是,到了九時二十分,牧者竟然為了等候一位遲到的團友而不開車。當下我便不禁問牧者:「不是說逾時不候嗎?」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給我一個嚴厲的眼神,並且用很重的語氣跟我說:「難道真的要扔下他一人開車嗎?」老實說,這種似是而非,令我感到委屈,但又叫人討厭我的情況,實在不止這一次。終於,在我向牧者申請讀神學的時候,因著她認為我在事奉裡,總是沒有考慮他人的需要和感受,而只著眼事工的發展和成效,所以便拒絕了我的申請。她向我強調,教會並不是一間公司,是一個造就人的地方。

一言以蔽之:「這樣的你,是錯的!」我不完美,總是錯的!我一直以為是在做對的事,但原來沒有得到人的認同。輔導員最終讓我看見:當我責怪自己的時候,即是責怪神造成這樣的我。上述的事,其實反映我最渴望被人欣賞和認同;我討厭自己,是因為得不到別人肯定;我需要人肯定我是好的,我是正確的。

我是一名 “ISTJ”,也是一名 “1號仔”。我對生活中的人際關係具有強烈的責任感和忠誠度。我裡面對於正確有一套很高的標準,並且希望自己和別人可以能夠遵守。我很難忽略和接受做得不好的事情,我亦容易看到事情的本質和須要如何改善。當人們及我沒有做正確的事情,或任何不負任和不公平地行事,我內心會感到極度的不滿。我總是否定自己。

然而,這些原來都跟天父創造我的特質有關,能反照祂賜我的那份獨特禮物。MBTI和九型人格不但讓我重新認識自己,欣賞神所創造的自己和別人,而且更讓我重新詮釋過去的不愉快經歷。在小學階段,神已經讓我成為一個滿有責任感的人,給予我認真和得人信賴的特質。由於當時已經悔改歸主,我十分重視對信仰的責任和忠誠,所以在我內心已經建立了一條道德界線。我清楚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及後,這份對信仰的責任和忠誠,驅使我從中學階段的糊塗裡走回正確的道路上。

這些原來都跟天父創造我的特質有關,能反照祂賜我的那份獨特禮物。

我的內向使我能獨處、內省、默想和靜思,與神建立深入的個人關係,而不受朋輩影響。我的理性使我藉分析去解讀聖經,不但讓我打好了很不錯的聖經根底,也引起對神學的好奇。我的判斷使我能建立常規化的靈性生活,有穩定的讀經靈修習慣。過去我給人認真、嚴肅和傳統的感覺,這些感覺最終成為團友對我進修神學和成為教會領袖的一個肯定。

MBTI和九型人格不但讓我重新認識自己,欣賞神所創造的自己和別人,而且更讓我重新詮釋過去的不愉快經歷

原來,我對事情處處批評的背後,可以是源自神給我獨特的眼光,去嘗試看清事情的本質和細節。我的參與,原來可以讓事情更有次序和條理,及更少麻煩。當人們沒有做正確的事情,或人們不負任和不公平地行事,我對罪惡的敏感驅使我以神的標準去改變這個世界。

我發覺,當我帶著蒙召這個「眼光」,以「敍述者」的角色去回顧我的性格時,這一切都變得有新意義。從前,我以旁人的眼光來看自己,我頗討厭這樣的自己;如今我可以用一個嶄新的角度 –– 用神的恩召來看自己,我就看見了屬靈的意義和獨特的召命。

當我帶著蒙召這個「眼光」,以「敍述者」的角色去回顧我的性格時,這一切都變得有新意義。

性格見證我們各人有不同觀察、決策、溝通及至處理衝突的風格。以討論旅遊巴應否準時開車為例,我牧者是一名”ISFJ”–– 一個傾向仁慈的管理者,她善於觀察別人及其需要,會基於個人價值觀和與他人的融合去做決定。她重人、友好、以人實際的需要為首。當時的她傾向專注關係,以致影響了事情的完成:準時開車。而我是一名 “ISTJ” –– 有邏輯的決策者,我非常果斷地作決定,重視公平原則與系統的角度,並留意對整體帶來的影響。我重事和現實,逾時不候。回望那天,那個我確實也是太直言了,忽略了人的感受和需要。

其實,不論 “ISFJ” 還是 “ISTJ” (或是其他類型),各 MBTI 類型的傾向,都不是絕對的權威。因此,我們在處理事情時,不可只以自己的角度,去壟斷對與錯的批判。正因每個人的思維都不一樣,長處也不一樣,性格工具就可以成為一個切入點,讓我們更瞭解自己和身邊的人。藉此,我體會到神所造的各人都很不一樣,每一個人都很獨特,但藉著神與教會,我們能夠互相認識及彼此欣賞,與那些跟自己不一樣的人,一同去認識神,學習與人、與神、與自己相處。性格工具不但幫助我們認識自己,同時也提醒我們不要局限於這個「自己」。我們是可以追求突破的。

性格與靈命成長的整合有一種微妙的張力,就是一方面先以上帝的國度為中心,另一方面又再以個人的性格為本。

正如教授所言:「性格與靈命成長的整合有一種微妙的張力,就是一方面先以上帝的國度為中心,另一方面又再以個人的性格為本。這種生命力,既須要上帝國度的視野,又須要個人對國度的順服。」性格工具最重要的是幫助人去發現自己,讓人重新詮釋自己,然後連繫上帝,發掘出生命意義的真諦。

圖片來自網絡

分享給別人

"Just as I Am " 一個以最真實的自己,走到基督面前的人。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